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文化符码·竞猜游戏的是与非

2018-02-06 09:44 读+  

文/张斌璐

让我们来聊聊竞猜。越来越多的网络平台开始和用户一起玩脑力游戏了,游戏开发者们天南地北找出一道道题目来,你要是全部答对了,自然也能获取相应的奖励。每一次竞猜游戏都像是一场投资巨大的赌博,参与人数众多,而所报出的奖金也是一个从六位数到七位数不等的大数字。网站烧钱,大家也乐此不疲。

对于游戏的参与者来说,这像是一场稳赚不赔的生意。答对了题目可以分取奖金,要是答错了,起码还能多长点知识,何乐而不为呢?而网站就依靠这种心理来吸引用户参加游戏,流量越大,背后的资金流也越大。这好比前几年到处在搞抽奖时的一个广告词:万一中了呢?简单粗暴,但是非常直接地击中了用户的内心需要。

你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这不稀奇,但竞猜题目往往会考你世界第二高峰是哪里。这样的题目看上去很诱人,因为它提供的是一个具体的知识,而这个知识足以成为你现有知识的某种补充。多年来,我们总是抱有这样的信念,认为多知道一点知识总没有坏处。任你到哪所中学去,都会在墙壁上看到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这让我们患上了对于知识的饥渴症,毕竟当初没知识吃的苦头印象太深刻了,记忆犹新。

其实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电视里就一度流行过各种智力竞赛的节目,那年头常常是电视机里面比赛竞猜,电视机外面也在参与竞猜。后来电话普及开了,你可以给电视台打电话参与节目。这些,都是现在竞猜游戏的早期雏形。绝大部分的情况下,竞猜游戏不会让你显得懵然无知,但总让你在知识的边缘掉下陷阱。一场好的竞猜节目,会让你就算输了,照样觉得自己是个粗心的天才。只有这样,你明天才会继续来参与游戏,后天还会接着来。

有没有什么知识是全民普遍化的?我不知道世界第二高峰是哪里,就像我不知道世界上个子最高的人是谁。要不是第一高峰在中国境内,我也未必会关心第一高峰是哪里。我并不是地质学家,但是这些散乱没多大意义的知识却往往会通过这样娱乐的形式走进我们的头脑。这是好迹象吗?就算你熟知所有的这些散乱的知识,有可能带给你的唯一功用就是可以去参加竞猜游戏。绝大部分人,穷其一生都未必会和世界第一或第二高峰去打交道,但你却记住了它们的名字,这不是很值得夸耀吗。或者说,这些知识只能让你用来夸耀,但你要用它来组织起一套对世界的理解系统,看上去没多大可能。

知识不是一套戴在头上用来展示的花冠,我们通过知识来理解世界和我们自身,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不是轻轻松松的娱乐化生活。互联网带给我们的碎片已经太多了,我们有时得给自己的头脑清空一下回收站,不要再增添更多的信息残渣。和这些竞猜游戏的走红同时发生的,是各大城市里实体书店的日益减少。你到大城市的地铁里去晃一圈,拿着一本书在阅读的人几乎没有踪影,我们究竟是热爱知识还是热爱竞猜,这很成问题。

说到底,竞猜游戏既不彰显我们的知识,也不暴露我们的无知,所带给你的只有时间的匆匆流逝。依我看,这代价挺大的。

张斌璐文学博士,目前从事文化和文学批评。



20

文/张斌璐

让我们来聊聊竞猜。越来越多的网络平台开始和用户一起玩脑力游戏了,游戏开发者们天南地北找出一道道题目来,你要是全部答对了,自然也能获取相应的奖励。每一次竞猜游戏都像是一场投资巨大的赌博,参与人数众多,而所报出的奖金也是一个从六位数到七位数不等的大数字。网站烧钱,大家也乐此不疲。

对于游戏的参与者来说,这像是一场稳赚不赔的生意。答对了题目可以分取奖金,要是答错了,起码还能多长点知识,何乐而不为呢?而网站就依靠这种心理来吸引用户参加游戏,流量越大,背后的资金流也越大。这好比前几年到处在搞抽奖时的一个广告词:万一中了呢?简单粗暴,但是非常直接地击中了用户的内心需要。

你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这不稀奇,但竞猜题目往往会考你世界第二高峰是哪里。这样的题目看上去很诱人,因为它提供的是一个具体的知识,而这个知识足以成为你现有知识的某种补充。多年来,我们总是抱有这样的信念,认为多知道一点知识总没有坏处。任你到哪所中学去,都会在墙壁上看到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这让我们患上了对于知识的饥渴症,毕竟当初没知识吃的苦头印象太深刻了,记忆犹新。

其实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电视里就一度流行过各种智力竞赛的节目,那年头常常是电视机里面比赛竞猜,电视机外面也在参与竞猜。后来电话普及开了,你可以给电视台打电话参与节目。这些,都是现在竞猜游戏的早期雏形。绝大部分的情况下,竞猜游戏不会让你显得懵然无知,但总让你在知识的边缘掉下陷阱。一场好的竞猜节目,会让你就算输了,照样觉得自己是个粗心的天才。只有这样,你明天才会继续来参与游戏,后天还会接着来。

有没有什么知识是全民普遍化的?我不知道世界第二高峰是哪里,就像我不知道世界上个子最高的人是谁。要不是第一高峰在中国境内,我也未必会关心第一高峰是哪里。我并不是地质学家,但是这些散乱没多大意义的知识却往往会通过这样娱乐的形式走进我们的头脑。这是好迹象吗?就算你熟知所有的这些散乱的知识,有可能带给你的唯一功用就是可以去参加竞猜游戏。绝大部分人,穷其一生都未必会和世界第一或第二高峰去打交道,但你却记住了它们的名字,这不是很值得夸耀吗。或者说,这些知识只能让你用来夸耀,但你要用它来组织起一套对世界的理解系统,看上去没多大可能。

知识不是一套戴在头上用来展示的花冠,我们通过知识来理解世界和我们自身,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不是轻轻松松的娱乐化生活。互联网带给我们的碎片已经太多了,我们有时得给自己的头脑清空一下回收站,不要再增添更多的信息残渣。和这些竞猜游戏的走红同时发生的,是各大城市里实体书店的日益减少。你到大城市的地铁里去晃一圈,拿着一本书在阅读的人几乎没有踪影,我们究竟是热爱知识还是热爱竞猜,这很成问题。

说到底,竞猜游戏既不彰显我们的知识,也不暴露我们的无知,所带给你的只有时间的匆匆流逝。依我看,这代价挺大的。

张斌璐文学博士,目前从事文化和文学批评。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