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无限杂思· 加速主义

2020-10-28 18:39

                                   (刘洪波 湖北仙桃人。长江日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社会加速景观、数字资本主义两相促进,“加速主义”思潮应运而生。

    如果说社会加速是一种频率感知,加速社会是对社会加速的一种认识框架,那么,加速主义则是一种态度鲜明的理论主张。

    尽管对速度的感知一直伴随着现代化进程,但传统上,哲学与现代性批判对此并不乐观其成,而是一种忧虑的态度。现代社会理论构造的两分法是,机器、科技、速度在一边,人性、文化与心灵在另一边,前者对后者形成了挤压和摧毁,造成了人的异化。这一点,在德国学者哈特穆特·罗萨的社会加速逻辑批判中仍然表现得很明显。

    加速主义消除了这种对立和紧张,它认为资本主义奴役着技术科学,应当解放潜在的生产力,利用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起来的一切科学技术,加速技术发展进程,进而引发社会斗争,实现后资本主义蓝图。2013年出现的《加速主义宣言》作为一份西方激进左翼的反新自由主义纲领引人注目。

    一般认为,加速主义思潮与1970年代法国左翼思想有历史联系。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失败之后,法国思想界提出,应该朝着市场运动的方向比资本主义走得更远。1990年代,英国哲学家尼克·兰德认为政治已经过时,应当抛弃反抗性的斗争策略,而在资本主义逻辑中加速前进,直至人类成为这个星球上智能发展的阻力。

    这就是说,加速主义本源上就有着左右两翼。左翼加速主义的蓝图是通过技术发展来埋葬资本主义,右翼加速主义则认为技术与资本的联合自自然然,所有限制都应解除,以实现无限加速。左翼加速主义以资本主义为对手,认为解除技术阻碍将导致资本主义崩溃,产生出新的人类社会形态。右翼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经济逻辑同道,给技术无限空间,结果是人类可能作为“落后生产力”被淘汰,但“超人类”仍然在利润轨道上继续运行。

    与利奥塔所说的“力比多经济学”类似,左翼加速主义虽然有着新社会的展望,但加速变成了一种“自杀式攻击”的险棋。“五月风暴”失败后,利奥塔认为人们已经无法找到力比多之外的实现形式,工人只能在疯狂使用他们身体的过程中体验快感。左翼加速主义认为,“我们赌的是,科技研究还存在着尚未开发出来的变革性潜能”。对此,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义,但我们何以相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会,而且在废墟中民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生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

    当我们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时,隐含前提是它被合乎人类目的去运用,否则科技可能是第一破坏力。今天,这已不是杞人忧天。生产力的核心是人,是劳动者主体,在加速对人已形成巨大挤压的条件下,进一步加速越来越取决于技术本身,那么加速主义带来的可能是非人的、只有技术才能适应的尺度,人将被排除在社会过程之外,至少是从控制过程撤离。在加速主义的未来图景中,“后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怎样,并未设想,人的自由、解放与全面发展也不是主题。就社会理想而言,左翼加速主义连画饼也不算,它所设想的建立知识基础、大众掌控媒体、凝聚散落的无产阶级等斗争策略,以及提出社会技术领导权,其实都显得绵软无力,它还面临着被右翼加速主义吸收、成为配角的危机。

    至于右翼加速主义,它主张的本来就是“技术—资本联合”,因而,即使它认为现有的资本主义体系制约着技术的发展,但并不准备对资本主义的逻辑加以否定,而是相信技术加速必然产生最强的也就是最好的社会体制,人类追求的不应当是平等、民主、多元等“无意义事务”,而应当是技术—资本的实现,即使人类被取代,也是自然合理。这样,右翼加速主义就完全放弃了“人是目的”,而把技术放到了本体位置,资本则成为技术本体的保障条件。

    时间和空间这一对经典认识构型,被现代技术一步到位地瓦解为“加速”,真实的时间和空间体验被移置为数字体验,面对这一急速而至的变化,现代哲学和理论正开始进退失据。技术忧虑正在从主流位置下降,技术批判、文化批评、阶级分析、资本讨伐等等,声音都弱化了。技术虽然正在展现巨大的不可预知的前景,但对良好前景的盲目预期正在上升,加速主义可以视为一个典型。值得注意的是,加速主义所设想的未来,有着对现存资本主义秩序的颠覆,但并未许诺人一定将获得主体地位,并以之去构建自由发展的社会关系,而只是被许诺了一个重建社会的机会,甚至被许诺了一个由“超人类”取代的前景。

    加速主义把马克思的“机器论片断”作为理论渊源。所谓“机器论片断”,出现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马克思写道:“固定资本的发展表明,一般社会知识,已经在多大程度上变成了直接的生产力,从而社会生活过程的条件本身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一般智力的控制并按照这种智力得到改造。”自动化机器作为一般社会知识的进入,使活的劳动变成生产的次要环节,劳动时间是财富的尺度和源泉,而技术使财富不取决于人的劳动时间,但人并没有脱离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机器进入带来的可能是人被剔除,而不必然是自由时间的增加。

    整体看,马克思始终关心的是人的解放和自由发展,关于技术、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关系,是不断得到阐明,并在《资本论》中得以完成。而加速主义,与其说是人在技术条件下怎样实现自由与解放的理论,不如说是人应当怎样保证技术实现其目标的理论。坦率地说,无论从加速主义的左翼还是右翼,我看到的都是确保技术实现、确保加速更进一步的热切主张,但难以看到对人的发展的深切关注。

  文/刘洪波


 

                                   (刘洪波 湖北仙桃人。长江日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社会加速景观、数字资本主义两相促进,“加速主义”思潮应运而生。

    如果说社会加速是一种频率感知,加速社会是对社会加速的一种认识框架,那么,加速主义则是一种态度鲜明的理论主张。

    尽管对速度的感知一直伴随着现代化进程,但传统上,哲学与现代性批判对此并不乐观其成,而是一种忧虑的态度。现代社会理论构造的两分法是,机器、科技、速度在一边,人性、文化与心灵在另一边,前者对后者形成了挤压和摧毁,造成了人的异化。这一点,在德国学者哈特穆特·罗萨的社会加速逻辑批判中仍然表现得很明显。

    加速主义消除了这种对立和紧张,它认为资本主义奴役着技术科学,应当解放潜在的生产力,利用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起来的一切科学技术,加速技术发展进程,进而引发社会斗争,实现后资本主义蓝图。2013年出现的《加速主义宣言》作为一份西方激进左翼的反新自由主义纲领引人注目。

    一般认为,加速主义思潮与1970年代法国左翼思想有历史联系。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失败之后,法国思想界提出,应该朝着市场运动的方向比资本主义走得更远。1990年代,英国哲学家尼克·兰德认为政治已经过时,应当抛弃反抗性的斗争策略,而在资本主义逻辑中加速前进,直至人类成为这个星球上智能发展的阻力。

    这就是说,加速主义本源上就有着左右两翼。左翼加速主义的蓝图是通过技术发展来埋葬资本主义,右翼加速主义则认为技术与资本的联合自自然然,所有限制都应解除,以实现无限加速。左翼加速主义以资本主义为对手,认为解除技术阻碍将导致资本主义崩溃,产生出新的人类社会形态。右翼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经济逻辑同道,给技术无限空间,结果是人类可能作为“落后生产力”被淘汰,但“超人类”仍然在利润轨道上继续运行。

    与利奥塔所说的“力比多经济学”类似,左翼加速主义虽然有着新社会的展望,但加速变成了一种“自杀式攻击”的险棋。“五月风暴”失败后,利奥塔认为人们已经无法找到力比多之外的实现形式,工人只能在疯狂使用他们身体的过程中体验快感。左翼加速主义认为,“我们赌的是,科技研究还存在着尚未开发出来的变革性潜能”。对此,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义,但我们何以相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会,而且在废墟中民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生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

    当我们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时,隐含前提是它被合乎人类目的去运用,否则科技可能是第一破坏力。今天,这已不是杞人忧天。生产力的核心是人,是劳动者主体,在加速对人已形成巨大挤压的条件下,进一步加速越来越取决于技术本身,那么加速主义带来的可能是非人的、只有技术才能适应的尺度,人将被排除在社会过程之外,至少是从控制过程撤离。在加速主义的未来图景中,“后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怎样,并未设想,人的自由、解放与全面发展也不是主题。就社会理想而言,左翼加速主义连画饼也不算,它所设想的建立知识基础、大众掌控媒体、凝聚散落的无产阶级等斗争策略,以及提出社会技术领导权,其实都显得绵软无力,它还面临着被右翼加速主义吸收、成为配角的危机。

    至于右翼加速主义,它主张的本来就是“技术—资本联合”,因而,即使它认为现有的资本主义体系制约着技术的发展,但并不准备对资本主义的逻辑加以否定,而是相信技术加速必然产生最强的也就是最好的社会体制,人类追求的不应当是平等、民主、多元等“无意义事务”,而应当是技术—资本的实现,即使人类被取代,也是自然合理。这样,右翼加速主义就完全放弃了“人是目的”,而把技术放到了本体位置,资本则成为技术本体的保障条件。

    时间和空间这一对经典认识构型,被现代技术一步到位地瓦解为“加速”,真实的时间和空间体验被移置为数字体验,面对这一急速而至的变化,现代哲学和理论正开始进退失据。技术忧虑正在从主流位置下降,技术批判、文化批评、阶级分析、资本讨伐等等,声音都弱化了。技术虽然正在展现巨大的不可预知的前景,但对良好前景的盲目预期正在上升,加速主义可以视为一个典型。值得注意的是,加速主义所设想的未来,有着对现存资本主义秩序的颠覆,但并未许诺人一定将获得主体地位,并以之去构建自由发展的社会关系,而只是被许诺了一个重建社会的机会,甚至被许诺了一个由“超人类”取代的前景。

    加速主义把马克思的“机器论片断”作为理论渊源。所谓“机器论片断”,出现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马克思写道:“固定资本的发展表明,一般社会知识,已经在多大程度上变成了直接的生产力,从而社会生活过程的条件本身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一般智力的控制并按照这种智力得到改造。”自动化机器作为一般社会知识的进入,使活的劳动变成生产的次要环节,劳动时间是财富的尺度和源泉,而技术使财富不取决于人的劳动时间,但人并没有脱离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机器进入带来的可能是人被剔除,而不必然是自由时间的增加。

    整体看,马克思始终关心的是人的解放和自由发展,关于技术、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关系,是不断得到阐明,并在《资本论》中得以完成。而加速主义,与其说是人在技术条件下怎样实现自由与解放的理论,不如说是人应当怎样保证技术实现其目标的理论。坦率地说,无论从加速主义的左翼还是右翼,我看到的都是确保技术实现、确保加速更进一步的热切主张,但难以看到对人的发展的深切关注。

  文/刘洪波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