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艺海泛舟·山水画:不再小桥流水

2018-05-21 09:53

文/李瑞洪

毫无疑问,现代社会的工业化、都市化进程是当代画家不可回避的事实,然而水墨画的艺术母题、美学标准几乎一直延续着几千年积蓄下来的模式。时代的高速列车,已经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远离传统中国画所特有的小桥流水、鸟语花香的情境无比遥远的现代社会。今天再去复制传统的山水画意境,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中国绘画的新格局,并不意味着对自己曾有过的艺术传统完全否定,也不意味着要建立的新格局别出心裁,它乃是建立于对传统、对文化智慧最充分吸收的基础之上,并给予最充分的融合。应该说,当代中国画的全新形态必须是动态的、开放的,它能够对自身作出新的选择、判断、取舍,勇于吸纳迄今为止的人类创造成果,同时,它又是自信的,在不断扬弃中走融合创新。

画家樊枫把目光从田野转移到都市,而都市这个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不仅是确定一种新的绘画题材,更重要的是认识上的飞跃。都市水墨画的出现,是和我国整个艺术氛围分不开的。樊枫的触角似乎已触探到时代的敏感之处,他用传统的笔墨纸砚或新的手段表达他自己的同时,从瞬息万变的都市生活中,提炼出可以感动和冲击视觉的形象。概括和提炼、取舍和加工,投射出强烈的个性特征,使画面产生新奇的魅力,这魅力产生在我们被画面唤起的对平凡景物的微妙情感。因此,城市山水不仅仅是对城市风貌本身的描绘,更多的乃是在城市中生活的艺术家,对这个城市丰富复杂的情感和想象。它给人的印象会远比原物原貌生动许多。在《新自行车王国》《欧来欧去》等作品中,我们在传统山水画中见惯了曲径通幽的抒情已荡然无存,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鳞次栉比的建筑群,楼群形成起伏的“山峦”,以及现代城市里的交通工具,飞机、游船、汽车和自行车,并使其隐约地融入城市氤氲的云雾中,城市的一些建筑符号如立交桥、路灯、栏杆等,也深藏于浓郁的林木之中。

樊枫多次游历欧洲诸国,他认为最大的收获是,悟到自己未来的艺术道路:只有在艺术的主体和本体上,真正具有民族精神与民族特色,才具有世界意义。中国水墨画的前景,无疑是一种多元并存的局面。传统也好,现代也好,传统和现代之间的也好,自可以互不相悖,各显神通。画家樊枫的努力同样是指向这个大目标。经过30年对笔墨的磨砺,他成功创造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形式语言系统,在鸟瞰武汉三镇的《九派云》《极目楚天舒》等作品中,无序自然状态的陌生感,被改造成整合有序的规范化。这种整体形象的形式化结构,我们看成是主体对宇宙本体生命的独特感受和审美评价。

樊枫新近创作的《新自行车王国》系列,以密集堆压的共享单车为创作对象。跟所有人的感受一样,成片成片的单车汇成海洋,它们堵住道路,影响交通,确切地进入日常的视野,让人无法回避共享经济背后资本的力量。而在樊枫的笔下,随意停放的单车林林总总,倒是拥挤出山水的意味,在墨色的跌宕起伏之间,眼前的城市里也有了一番新的诗意。

城市风景与都市水墨,是画家对自己曾经或正在生活着的城市,直接或间接的真实记忆,是城市生活的艺术剪影。只要真实反映和表现城市面貌的美术作品,都会给城市的市民一个真情想象的空间,人们借助这一视觉符号,可以展开丰富多彩的联想——对城市的昨天,做幸福或苦涩的回忆;对城市的今天,展示鲜活形象的生动画面;对城市的明天,做美丽的向往和憧憬。应该说,表现城市,尤其是表现江城武汉的作品,确实给观众带来了想象武汉这个城市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充分天地,让我们在这片天地中尽情地领受城市的万般风情,它一定程度上实际上也引领着我们,告诉我们,要为城市的美好明天尽一份自己的努力。

樊枫对城市水墨的创作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希望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表现形式,来展示现代都市的面貌、心态、情感和观念,使中国水墨画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在当代文明的土壤里更健康地生存和发展。因此,我们从武汉美术馆展出的“风景这边独好——首届都市水墨学术邀请展”中,欣赏到樊枫新作品的新境界。

李瑞洪画家、评论家,在艺海里荡起理论与实践的双桨。



82

文/李瑞洪

毫无疑问,现代社会的工业化、都市化进程是当代画家不可回避的事实,然而水墨画的艺术母题、美学标准几乎一直延续着几千年积蓄下来的模式。时代的高速列车,已经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远离传统中国画所特有的小桥流水、鸟语花香的情境无比遥远的现代社会。今天再去复制传统的山水画意境,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中国绘画的新格局,并不意味着对自己曾有过的艺术传统完全否定,也不意味着要建立的新格局别出心裁,它乃是建立于对传统、对文化智慧最充分吸收的基础之上,并给予最充分的融合。应该说,当代中国画的全新形态必须是动态的、开放的,它能够对自身作出新的选择、判断、取舍,勇于吸纳迄今为止的人类创造成果,同时,它又是自信的,在不断扬弃中走融合创新。

画家樊枫把目光从田野转移到都市,而都市这个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不仅是确定一种新的绘画题材,更重要的是认识上的飞跃。都市水墨画的出现,是和我国整个艺术氛围分不开的。樊枫的触角似乎已触探到时代的敏感之处,他用传统的笔墨纸砚或新的手段表达他自己的同时,从瞬息万变的都市生活中,提炼出可以感动和冲击视觉的形象。概括和提炼、取舍和加工,投射出强烈的个性特征,使画面产生新奇的魅力,这魅力产生在我们被画面唤起的对平凡景物的微妙情感。因此,城市山水不仅仅是对城市风貌本身的描绘,更多的乃是在城市中生活的艺术家,对这个城市丰富复杂的情感和想象。它给人的印象会远比原物原貌生动许多。在《新自行车王国》《欧来欧去》等作品中,我们在传统山水画中见惯了曲径通幽的抒情已荡然无存,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鳞次栉比的建筑群,楼群形成起伏的“山峦”,以及现代城市里的交通工具,飞机、游船、汽车和自行车,并使其隐约地融入城市氤氲的云雾中,城市的一些建筑符号如立交桥、路灯、栏杆等,也深藏于浓郁的林木之中。

樊枫多次游历欧洲诸国,他认为最大的收获是,悟到自己未来的艺术道路:只有在艺术的主体和本体上,真正具有民族精神与民族特色,才具有世界意义。中国水墨画的前景,无疑是一种多元并存的局面。传统也好,现代也好,传统和现代之间的也好,自可以互不相悖,各显神通。画家樊枫的努力同样是指向这个大目标。经过30年对笔墨的磨砺,他成功创造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形式语言系统,在鸟瞰武汉三镇的《九派云》《极目楚天舒》等作品中,无序自然状态的陌生感,被改造成整合有序的规范化。这种整体形象的形式化结构,我们看成是主体对宇宙本体生命的独特感受和审美评价。

樊枫新近创作的《新自行车王国》系列,以密集堆压的共享单车为创作对象。跟所有人的感受一样,成片成片的单车汇成海洋,它们堵住道路,影响交通,确切地进入日常的视野,让人无法回避共享经济背后资本的力量。而在樊枫的笔下,随意停放的单车林林总总,倒是拥挤出山水的意味,在墨色的跌宕起伏之间,眼前的城市里也有了一番新的诗意。

城市风景与都市水墨,是画家对自己曾经或正在生活着的城市,直接或间接的真实记忆,是城市生活的艺术剪影。只要真实反映和表现城市面貌的美术作品,都会给城市的市民一个真情想象的空间,人们借助这一视觉符号,可以展开丰富多彩的联想——对城市的昨天,做幸福或苦涩的回忆;对城市的今天,展示鲜活形象的生动画面;对城市的明天,做美丽的向往和憧憬。应该说,表现城市,尤其是表现江城武汉的作品,确实给观众带来了想象武汉这个城市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充分天地,让我们在这片天地中尽情地领受城市的万般风情,它一定程度上实际上也引领着我们,告诉我们,要为城市的美好明天尽一份自己的努力。

樊枫对城市水墨的创作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希望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表现形式,来展示现代都市的面貌、心态、情感和观念,使中国水墨画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在当代文明的土壤里更健康地生存和发展。因此,我们从武汉美术馆展出的“风景这边独好——首届都市水墨学术邀请展”中,欣赏到樊枫新作品的新境界。

李瑞洪画家、评论家,在艺海里荡起理论与实践的双桨。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