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读+观点】反着看

©原创 2018-12-03 23:13

小时候看露天电影,都有跑到银幕背面反着看的经历,那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一切都没什么不同,一切又好像都不一样。

历史也像一场露天电影,正着看,几千年前的中国大陆上秦楚争霸,到几百年前的地中海内威尼斯和热那亚争夺海权,再到几十年前的世界大战,如同老片重播,老大和老二似乎总免不了激烈冲突的宿命。难怪《牛津欧洲史》开篇就说:“历史为人类在各种场合的行为提供一套丰富的诊断报告,详尽地告诉我们,人类曾经怎样处理他们的事务,从而揭示出当今如何处理同样问题的方式。”阳光下本无新鲜事,历史里也没有什么新鲜事。

不新鲜就有规律,于是很多人总结大国兴衰的历史规律和诸多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以历史学家的名字命名,是大家觉着历史学家还应肩负着预言家的责任。历史学家似乎总想让我们相信,很多事过去是不可避免的、无可挽回的,现在、将来还是。

历史学家很老实,就像端坐在露天电影银幕正面的中规中矩的观众,看时间长河里必然的开端必然的结局。但总有那么一群人并不安分,要跑到背面去看不一样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无所谓规律,无所谓必然,一样和不一样取决于自己的选择。

就说历史中的陷阱吧,重蹈覆辙,两次掉进同一个坑里,是历史的必然;改弦易辙,避免掉进同一个坑里,历史便何来必然。看到了历史里的所谓规律,有足够的现实智慧去改变它,规律便似乎一切都没什么不同,一切又都不一样。这是历史反着看的奇特体验,用常引的杜牧的那句话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鉴,就是逆向改变,关键在于反着看反着行的勇气和智慧。

就像历史纪录是用来打破的,历史宿命也是用来打破的,从这点说,历史本身就是现实的反着看。文/周劼


76

小时候看露天电影,都有跑到银幕背面反着看的经历,那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一切都没什么不同,一切又好像都不一样。

历史也像一场露天电影,正着看,几千年前的中国大陆上秦楚争霸,到几百年前的地中海内威尼斯和热那亚争夺海权,再到几十年前的世界大战,如同老片重播,老大和老二似乎总免不了激烈冲突的宿命。难怪《牛津欧洲史》开篇就说:“历史为人类在各种场合的行为提供一套丰富的诊断报告,详尽地告诉我们,人类曾经怎样处理他们的事务,从而揭示出当今如何处理同样问题的方式。”阳光下本无新鲜事,历史里也没有什么新鲜事。

不新鲜就有规律,于是很多人总结大国兴衰的历史规律和诸多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以历史学家的名字命名,是大家觉着历史学家还应肩负着预言家的责任。历史学家似乎总想让我们相信,很多事过去是不可避免的、无可挽回的,现在、将来还是。

历史学家很老实,就像端坐在露天电影银幕正面的中规中矩的观众,看时间长河里必然的开端必然的结局。但总有那么一群人并不安分,要跑到背面去看不一样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无所谓规律,无所谓必然,一样和不一样取决于自己的选择。

就说历史中的陷阱吧,重蹈覆辙,两次掉进同一个坑里,是历史的必然;改弦易辙,避免掉进同一个坑里,历史便何来必然。看到了历史里的所谓规律,有足够的现实智慧去改变它,规律便似乎一切都没什么不同,一切又都不一样。这是历史反着看的奇特体验,用常引的杜牧的那句话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鉴,就是逆向改变,关键在于反着看反着行的勇气和智慧。

就像历史纪录是用来打破的,历史宿命也是用来打破的,从这点说,历史本身就是现实的反着看。文/周劼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