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无限杂思】把自身转移出去

©原创 2018-12-03 23:34

文/刘洪波

一个物种生来是什么,它就会是什么。物种的特性包含在胚胎之中,生长不过是经过不同阶段的发育,展示与生而来的特性。是故,一切生物都存在“天花板”。而人将自己视为例外,人类的发展没有天花板。

这是一种把人从自然界择出来的认识,显示“万物灵长”的独特地位。从生物学来说,人是有天花板的,人不可能长得像大象那么大,也不可能像蚂蚁那样小,不能拥有狗一样灵敏的鼻子、狮子一样的力量、豹子一样的爆发力。人认为自身没有天花板,是基于人觉得自己具有无限的认识力和把认识转变为创造的能力,人做到了从发现自然界的火到发明和制造火,从认识万有引力到飞出地球。认识力和创造力并非天生的能力,而只是天生的潜力。把这种潜力转换为能力,不是自然而然,而靠一代代的累积。

每一个动物的“在世”,都是“从头开始”,而每一个人的在世,都不是从头开始,而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这就是人在历史之中,也就是人在时间之中。海德格尔把人的这种历史性存在,叫做“已经在此”。我没有经历过的“过去”,不是不存在,而是属于我,我生活在传统、习惯、法律、精神文化、社会结构和技术环境之中,这些都先于我而存在,我是否来到这个世界,这些都已经存在了。我只能在此之内展开全部生活,而不是另起炉灶,再发明一次石器。就此而言,动物没有历史。当然动物也没有个体感受上的“未来”,从而无法形成“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序列。无论在个体上还是种群上,动物都没有时间。

“过去”对人,可以算是一份礼物,人接受其馈赠;也可以算是一笔债务,人必须得背负过去;更准确地说,应该算是一种命运,人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已经存在”。这整个“过去”,不是自然存在物,自然界没有物理学或伦理学,这些都是人一点点累积起来、发明出来的,用来打交道的“本事”,包括与自然界打交道,也包括与自己打交道,与他人打交道,与社会打交道。在漫长的历史中,人类累积下这些东西,又被这些东西所规定,这些东西既给人类以自由,也给人类以限定,也就是人类后天地创造或者说设定了自己的命运。

我们惯常把人的创造分为发现和发明。认识到那些原本存在的东西,是发现;创造出原本不存在的东西,是发明。如果把这种区分贯彻到底,那么我们可以说人所做的一切,都属于发明。人类文明就是在不断发明。所有的生物都有生有死,这是自然过程。死被当成死来对待,则是一种发明。动物有死亡,但没有死亡的观念,我们没有看到动物对另一个个体的死亡做出祭奠。第一个被作为死者来对待的人类死者,一定也首次被给予特别标记、特别情感对待、特别处置方式,也就是说,他也是首次被放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观照下对待的第一人,处理一个人的死亡其实就是安排这个人“死后的日子”,那些尚未到来的日子。

看到自然界有火,这是发现;但制造和保存火种,则是发明。自然界有风有雨,但呼 风唤雨则是发明,甚至我们把风雨叫做风和雨也是发明。把风称为风,把雨叫作雨,这是语言,语言是发明的产物。语言是发声器官与人对发声器官反复的有目的的运用而创造出来的。

工具制造开启了人的生命在生命之外展示的过程。石斧是工具,房屋是工具,前者是生产的工具,后者是生活的工具。金字塔也是工具,它既是死者的房屋,也是表达精神、灵魂和信仰的工具。语言是把意思说出来的工具,文字是把说出来的东西记录下来的工具。制造出来的痕迹是工具,用于辅助记忆;从痕迹到纹迹再到与语音匹配的文字,仍然是工具。所有以实物或文字呈现的工具,组成人类技术世界,这个技术世界包含了狭义的技术成果,也包含了精神和文化世界,这些都是人把自身寄放在自身之外的形式。人的生物进化停止了,或者极度缓慢了,人把自身寄放在自身之外的进化则发展起来,技术进化代替了生物进化。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把自己转移到自身之外,就是文明发展水平的差异。

法国技术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把人在自身之外的寄身称为“代具”,认为它不是人体的简单延伸,它构成了“人类”的身体,它也不是一种手段或方法,而是人的目的,同时代表着“人的终结”。

把自己转移到自身之外,这是人类的独特能力,它一定是受到时间上“超前”意识的支配。制造一柄石斧,需要在石块表面选定一个击打点,由此形成切面,还要进行加工,制造出已有的形状,实现设想中的功能。石斧设计和制造的超前性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它超前于现成的工具,在没有石斧的情况下设计和制造;二是它超前于现成的用途,它是眼下还用不上而未来一定要使用。这里面包含着过去的经验、现在的行动和未来的使用。石斧的设计和制造,不只是发生在自然时间范畴里,也发生在精神时间范畴中,它本身是时间化的人的行动。

我们还在注意到,一柄石斧的出现,不仅代表着一件工具的诞生,而且代表着一个记忆的诞生。作为工具,它标志着人对它的期待,表达了人对它的用途的设定,从而折射了一定时间的生产形态。作为记忆物体,它凝结着人对石头这种质料及其性质的认识,加工质料的方法和能力的认识。工具是它的直接属性,而后者则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认识水平和文明状态,这便是“博物馆属性”。我们在博物馆里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这样,那些东西没有用处,但构成了人类的记忆,使人明白自己处在时间长河里。


24

文/刘洪波

一个物种生来是什么,它就会是什么。物种的特性包含在胚胎之中,生长不过是经过不同阶段的发育,展示与生而来的特性。是故,一切生物都存在“天花板”。而人将自己视为例外,人类的发展没有天花板。

这是一种把人从自然界择出来的认识,显示“万物灵长”的独特地位。从生物学来说,人是有天花板的,人不可能长得像大象那么大,也不可能像蚂蚁那样小,不能拥有狗一样灵敏的鼻子、狮子一样的力量、豹子一样的爆发力。人认为自身没有天花板,是基于人觉得自己具有无限的认识力和把认识转变为创造的能力,人做到了从发现自然界的火到发明和制造火,从认识万有引力到飞出地球。认识力和创造力并非天生的能力,而只是天生的潜力。把这种潜力转换为能力,不是自然而然,而靠一代代的累积。

每一个动物的“在世”,都是“从头开始”,而每一个人的在世,都不是从头开始,而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这就是人在历史之中,也就是人在时间之中。海德格尔把人的这种历史性存在,叫做“已经在此”。我没有经历过的“过去”,不是不存在,而是属于我,我生活在传统、习惯、法律、精神文化、社会结构和技术环境之中,这些都先于我而存在,我是否来到这个世界,这些都已经存在了。我只能在此之内展开全部生活,而不是另起炉灶,再发明一次石器。就此而言,动物没有历史。当然动物也没有个体感受上的“未来”,从而无法形成“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序列。无论在个体上还是种群上,动物都没有时间。

“过去”对人,可以算是一份礼物,人接受其馈赠;也可以算是一笔债务,人必须得背负过去;更准确地说,应该算是一种命运,人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已经存在”。这整个“过去”,不是自然存在物,自然界没有物理学或伦理学,这些都是人一点点累积起来、发明出来的,用来打交道的“本事”,包括与自然界打交道,也包括与自己打交道,与他人打交道,与社会打交道。在漫长的历史中,人类累积下这些东西,又被这些东西所规定,这些东西既给人类以自由,也给人类以限定,也就是人类后天地创造或者说设定了自己的命运。

我们惯常把人的创造分为发现和发明。认识到那些原本存在的东西,是发现;创造出原本不存在的东西,是发明。如果把这种区分贯彻到底,那么我们可以说人所做的一切,都属于发明。人类文明就是在不断发明。所有的生物都有生有死,这是自然过程。死被当成死来对待,则是一种发明。动物有死亡,但没有死亡的观念,我们没有看到动物对另一个个体的死亡做出祭奠。第一个被作为死者来对待的人类死者,一定也首次被给予特别标记、特别情感对待、特别处置方式,也就是说,他也是首次被放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观照下对待的第一人,处理一个人的死亡其实就是安排这个人“死后的日子”,那些尚未到来的日子。

看到自然界有火,这是发现;但制造和保存火种,则是发明。自然界有风有雨,但呼 风唤雨则是发明,甚至我们把风雨叫做风和雨也是发明。把风称为风,把雨叫作雨,这是语言,语言是发明的产物。语言是发声器官与人对发声器官反复的有目的的运用而创造出来的。

工具制造开启了人的生命在生命之外展示的过程。石斧是工具,房屋是工具,前者是生产的工具,后者是生活的工具。金字塔也是工具,它既是死者的房屋,也是表达精神、灵魂和信仰的工具。语言是把意思说出来的工具,文字是把说出来的东西记录下来的工具。制造出来的痕迹是工具,用于辅助记忆;从痕迹到纹迹再到与语音匹配的文字,仍然是工具。所有以实物或文字呈现的工具,组成人类技术世界,这个技术世界包含了狭义的技术成果,也包含了精神和文化世界,这些都是人把自身寄放在自身之外的形式。人的生物进化停止了,或者极度缓慢了,人把自身寄放在自身之外的进化则发展起来,技术进化代替了生物进化。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把自己转移到自身之外,就是文明发展水平的差异。

法国技术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把人在自身之外的寄身称为“代具”,认为它不是人体的简单延伸,它构成了“人类”的身体,它也不是一种手段或方法,而是人的目的,同时代表着“人的终结”。

把自己转移到自身之外,这是人类的独特能力,它一定是受到时间上“超前”意识的支配。制造一柄石斧,需要在石块表面选定一个击打点,由此形成切面,还要进行加工,制造出已有的形状,实现设想中的功能。石斧设计和制造的超前性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它超前于现成的工具,在没有石斧的情况下设计和制造;二是它超前于现成的用途,它是眼下还用不上而未来一定要使用。这里面包含着过去的经验、现在的行动和未来的使用。石斧的设计和制造,不只是发生在自然时间范畴里,也发生在精神时间范畴中,它本身是时间化的人的行动。

我们还在注意到,一柄石斧的出现,不仅代表着一件工具的诞生,而且代表着一个记忆的诞生。作为工具,它标志着人对它的期待,表达了人对它的用途的设定,从而折射了一定时间的生产形态。作为记忆物体,它凝结着人对石头这种质料及其性质的认识,加工质料的方法和能力的认识。工具是它的直接属性,而后者则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认识水平和文明状态,这便是“博物馆属性”。我们在博物馆里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这样,那些东西没有用处,但构成了人类的记忆,使人明白自己处在时间长河里。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