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最美法律服务人:“雷台长”3年帮600余农民工讨薪2000万

©原创 耿珊珊 王继明 李祎洁 2018-01-29 11:47

人物介绍:雷远勇,1971年生,武汉市洪山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自1994年进入洪山区司法局后,先后从事过涉外公证、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工作。近3年,他办理涉访涉诉维稳案件近10起,参与为农民工讨薪600余人次、涉及金额近2000万元,引导近万人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他2015年被评为区信访工作先进个人,并曾三次荣立市司法局三等功。

在洪山区司法局一楼大厅,常年摆着一张办公桌,这就是区法律援助中心的法律咨询台。近年来,雷远勇几乎每个工作日都在这里接待有法律需求的百姓,人们打趣称呼他为“雷台长”。

中等个头,黝黑的皮肤,衣着朴实,言语亲和。因常年和群众打成一片,他能说省内十几种方言。24日,长江日报记者见到雷远勇时,他正在处理一起农民工集体讨薪事件,仅诉状和证据材料就起草整理了6万多份。

诉状等材料就起草了6万多份 帮286名农民工讨千万薪酬

一周前,某建筑工地的农民工到该法律援助中心求助,称眼看要过年,他们共有286人的薪酬还没拿到。雷远勇接待了他们,并亲赴现场调查情况。

原来,该项目早在半年前就已竣工,因施工方官司缠身账户遭冻结,导致项目尾款无法结算。据统计,有11个班组的286名农民工没有拿到工资,薪酬数额达千万元。

调查后,雷远勇带领8名干警和9名律师开始了法律援助工作。“光农民工的授权委托书就整理了4天,很多人都离开了武汉,要挨个联系。”他说,这几天从早上8点半开始,一直干到凌晨1点,仅诉状和证据材料就起草整理了6万多份。

功夫不负有心人。1月22日,本案前期法律关系全部捋顺,立案登记所需法律文书全部制作完毕,已通过绿色通道在法院立案,还根据洪山区十部门联合发文的《对法律援助案件办理中减、免、缓相关费用的意见》免去了286个农民工的诉讼费。如果调解成功,过年前农民工的千万薪酬就能全部结清。

受理的残疾人法律援助案例 被作为典型推荐到司法部

2011年5月,未满16周岁的熊某在工作中被一重达8000斤的集装箱砸中右腿,导致右腿坏死并罹患骨髓炎。他所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吴某支付了前期的30万元医疗费后即失去了联系。

熊某父母均为智力残疾,为筹钱给熊某看病,熊某年近70岁的爷爷将家里的板车搭了简易顶棚,带上衣被、行军床、自制的炉子,步履蹒跚地拖着100多公斤重的板车,带着孙子从武汉到黄石、阳新,再到江西南昌、鹰潭,跋山涉水千里前往吴某老家浙江温州讨说法,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因多方维权无果,洪山区法律援助中心开始为熊某提供法律援助。雷远勇第一时间接手此案,帮助爷孙俩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在案件性质、起诉案由、被告的确定,以及被扶养人的范围、伤残赔偿及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等关键问题上,雷远勇携律师多方调查、走访,搜集证据,指导变更诉讼请求、补充提交证据、对争议点进行重新法律认定。

2016年,熊某的诉求得到了法院支持,获赔110万元。自此,历经数年之久,历经一审、二审,熊某的合法权益终于得到维护,公平正义得以伸张。该案在圆满解决后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和法律效应,位列第四届“湖北省残疾人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之首,并被湖北省作为典型案例推荐到司法部。

每次至少谈2个小时 法律咨询化解陈年积案

1940年出生的王某原在武汉某中学任高中英语教师,后因患病在家病休。1987年,学校突然停发王某工资,丧失唯一的生活来源后,王某的生活陷入极度贫困的境地,只能以280元低保补贴度日。

此后的数十年间,王某拖着病体多次到学校及区教育局要求恢复其工资待遇,不仅未能解决工资问题,反而发现学校在停发工资后将其履历档案遗失,并未给其教师职称。王某被迫无奈开始了上访路。

2015年,75岁高龄的王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洪山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法律援助,雷远勇耐心接待王某后,指派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他找到我时,还有几天法院就要开庭,但是我发现案由有些问题。”雷远勇说,老爷子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听我分析后,他认识到学校丢失档案是行政行为,单位发放工资则属于劳动关系,立即变更了诉讼事由。“前前后后我们谈了6次,每次都至少2个小时。”

最终,法院经过开庭审理,双方庭内调解达成协议,学校支付王某各项赔偿共计40多万元,使这起历时数十年的信访疑难案件得到圆满的解决。

25

人物介绍:雷远勇,1971年生,武汉市洪山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自1994年进入洪山区司法局后,先后从事过涉外公证、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工作。近3年,他办理涉访涉诉维稳案件近10起,参与为农民工讨薪600余人次、涉及金额近2000万元,引导近万人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他2015年被评为区信访工作先进个人,并曾三次荣立市司法局三等功。

在洪山区司法局一楼大厅,常年摆着一张办公桌,这就是区法律援助中心的法律咨询台。近年来,雷远勇几乎每个工作日都在这里接待有法律需求的百姓,人们打趣称呼他为“雷台长”。

中等个头,黝黑的皮肤,衣着朴实,言语亲和。因常年和群众打成一片,他能说省内十几种方言。24日,长江日报记者见到雷远勇时,他正在处理一起农民工集体讨薪事件,仅诉状和证据材料就起草整理了6万多份。

诉状等材料就起草了6万多份 帮286名农民工讨千万薪酬

一周前,某建筑工地的农民工到该法律援助中心求助,称眼看要过年,他们共有286人的薪酬还没拿到。雷远勇接待了他们,并亲赴现场调查情况。

原来,该项目早在半年前就已竣工,因施工方官司缠身账户遭冻结,导致项目尾款无法结算。据统计,有11个班组的286名农民工没有拿到工资,薪酬数额达千万元。

调查后,雷远勇带领8名干警和9名律师开始了法律援助工作。“光农民工的授权委托书就整理了4天,很多人都离开了武汉,要挨个联系。”他说,这几天从早上8点半开始,一直干到凌晨1点,仅诉状和证据材料就起草整理了6万多份。

功夫不负有心人。1月22日,本案前期法律关系全部捋顺,立案登记所需法律文书全部制作完毕,已通过绿色通道在法院立案,还根据洪山区十部门联合发文的《对法律援助案件办理中减、免、缓相关费用的意见》免去了286个农民工的诉讼费。如果调解成功,过年前农民工的千万薪酬就能全部结清。

受理的残疾人法律援助案例 被作为典型推荐到司法部

2011年5月,未满16周岁的熊某在工作中被一重达8000斤的集装箱砸中右腿,导致右腿坏死并罹患骨髓炎。他所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吴某支付了前期的30万元医疗费后即失去了联系。

熊某父母均为智力残疾,为筹钱给熊某看病,熊某年近70岁的爷爷将家里的板车搭了简易顶棚,带上衣被、行军床、自制的炉子,步履蹒跚地拖着100多公斤重的板车,带着孙子从武汉到黄石、阳新,再到江西南昌、鹰潭,跋山涉水千里前往吴某老家浙江温州讨说法,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因多方维权无果,洪山区法律援助中心开始为熊某提供法律援助。雷远勇第一时间接手此案,帮助爷孙俩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在案件性质、起诉案由、被告的确定,以及被扶养人的范围、伤残赔偿及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等关键问题上,雷远勇携律师多方调查、走访,搜集证据,指导变更诉讼请求、补充提交证据、对争议点进行重新法律认定。

2016年,熊某的诉求得到了法院支持,获赔110万元。自此,历经数年之久,历经一审、二审,熊某的合法权益终于得到维护,公平正义得以伸张。该案在圆满解决后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和法律效应,位列第四届“湖北省残疾人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之首,并被湖北省作为典型案例推荐到司法部。

每次至少谈2个小时 法律咨询化解陈年积案

1940年出生的王某原在武汉某中学任高中英语教师,后因患病在家病休。1987年,学校突然停发王某工资,丧失唯一的生活来源后,王某的生活陷入极度贫困的境地,只能以280元低保补贴度日。

此后的数十年间,王某拖着病体多次到学校及区教育局要求恢复其工资待遇,不仅未能解决工资问题,反而发现学校在停发工资后将其履历档案遗失,并未给其教师职称。王某被迫无奈开始了上访路。

2015年,75岁高龄的王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洪山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法律援助,雷远勇耐心接待王某后,指派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他找到我时,还有几天法院就要开庭,但是我发现案由有些问题。”雷远勇说,老爷子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听我分析后,他认识到学校丢失档案是行政行为,单位发放工资则属于劳动关系,立即变更了诉讼事由。“前前后后我们谈了6次,每次都至少2个小时。”

最终,法院经过开庭审理,双方庭内调解达成协议,学校支付王某各项赔偿共计40多万元,使这起历时数十年的信访疑难案件得到圆满的解决。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