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连殡葬车都不放过的恶势力团伙,主犯终被判刑!

©原创 万勤 田第潘 潘星 2018-11-07 13:42

为达到垄断经营的目的,29岁男子明某依托武汉某殡葬服务公司,伙同姜某、杨某,纠集多人,多次利用围攻堵截、威胁恐吓、抢业务单、扎车胎等方式阻拦其他殡仪服务单位工作人员正常开展业务。11月6日获悉,经武昌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该恶势力团伙主犯明某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6万元。

监视跟踪,医院大楼前围堵殡葬车组

王某某是武汉市武昌殡仪馆的外勤工作人员。在2017年6月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从事转运遗体工作还会受人威胁恐吓。

“我所在的殡葬车组,每次前往医院时,都会被人监视跟踪。我们的车一到医院大楼前,一伙人就会围上来。他们身上有文身,样子凶狠”。

王某某口中的这伙人,便是以明某为首的“黑殡葬”团伙。明某,今年29岁,曾经做过医疗器械行业。2017年6月,他与姜某(另案处理)共同成立了一家殡葬服务公司。他还将杨某(在逃)吸纳为股东,并纠集刘某某、杨某某等人充当业务员。

“他们每车必跟,从去年6月底至案发,对我们的威胁、骚扰始终没有中断。” 武昌殡仪馆工作人员何某说:“他们的阻拦也影响到逝者家属。”2017年7月底,肖某的父亲在医院逝世。肖某打电话给武昌殡仪馆车队,希望能尽快转运逝者遗体,可殡葬车却迟迟没有到位。原来,殡葬车被明某等人拦堵在医院大门,殡葬车组不得不选择绕道从后门进入医院。

欺压同行,抢业务抢钱

为了垄断殡仪服务行业,明某等人还对同行大肆欺压,不让他人在其指定医院从事殡葬及相关服务,还通过抢账单、抢账款、扎车胎等方式阻挠他人正常开展业务。

许某某是从事花圈经营的个体户。2017年7月中旬,明某威胁他说如果再来这里做业务,就把他绑走。“对方表示想要做业务必须同他们合作。当时,我见他们人多势众,怕牵连到家人。几天后,我便以低于市价3万多元的价格将这经营15年的店面转让了。”许某某说道。

柯某某是武汉某殡葬服务公司的合伙人。2017年7月,明某告诉柯某某武汉某医院的殡葬业务都是他的,柯某某只能在他手下开展业务。根据明某供述,双方还达成了口头协议。

7月18日,明某一伙发现柯某某公司员工陈某在该院开展业务,明某等人便以其“接私单”为由,从陈某手上抢走了工作账本,并冒充柯某某公司员工做完剩余业务,将3700元的服务费收入囊中。7月22日,明某一伙在医院围住了柯某某,要求其将做业务挣的钱交出来。面对威胁,柯某某只好转给明某1740元。“自明某一伙出现后,公司业务就基本停止了。”柯某某说。

“黑殡葬”团伙被抓,主犯终入狱

2017年7月以来,公安机关多次接到从事殡葬服务行业人员报警,称一明姓男子纠集10余人,以言语威胁、暴力方式胁迫他们在指定医院从事殡葬服务业务时必须接受统一的收费管理、业务派单。去年8月4日,明某等人在医院阻挠他人开展业务时,被民警抓获。2017年11月13日,公安机关以明某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其移送武昌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经审查,明某等人的行为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且在审查认定的9起犯罪事实中明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承办检察官认为,明某纠集他人,多次、有组织地实施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的行为,情节恶劣,且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经审理,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明某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目前,有关该团伙后续到案人员的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97

为达到垄断经营的目的,29岁男子明某依托武汉某殡葬服务公司,伙同姜某、杨某,纠集多人,多次利用围攻堵截、威胁恐吓、抢业务单、扎车胎等方式阻拦其他殡仪服务单位工作人员正常开展业务。11月6日获悉,经武昌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该恶势力团伙主犯明某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6万元。

监视跟踪,医院大楼前围堵殡葬车组

王某某是武汉市武昌殡仪馆的外勤工作人员。在2017年6月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从事转运遗体工作还会受人威胁恐吓。

“我所在的殡葬车组,每次前往医院时,都会被人监视跟踪。我们的车一到医院大楼前,一伙人就会围上来。他们身上有文身,样子凶狠”。

王某某口中的这伙人,便是以明某为首的“黑殡葬”团伙。明某,今年29岁,曾经做过医疗器械行业。2017年6月,他与姜某(另案处理)共同成立了一家殡葬服务公司。他还将杨某(在逃)吸纳为股东,并纠集刘某某、杨某某等人充当业务员。

“他们每车必跟,从去年6月底至案发,对我们的威胁、骚扰始终没有中断。” 武昌殡仪馆工作人员何某说:“他们的阻拦也影响到逝者家属。”2017年7月底,肖某的父亲在医院逝世。肖某打电话给武昌殡仪馆车队,希望能尽快转运逝者遗体,可殡葬车却迟迟没有到位。原来,殡葬车被明某等人拦堵在医院大门,殡葬车组不得不选择绕道从后门进入医院。

欺压同行,抢业务抢钱

为了垄断殡仪服务行业,明某等人还对同行大肆欺压,不让他人在其指定医院从事殡葬及相关服务,还通过抢账单、抢账款、扎车胎等方式阻挠他人正常开展业务。

许某某是从事花圈经营的个体户。2017年7月中旬,明某威胁他说如果再来这里做业务,就把他绑走。“对方表示想要做业务必须同他们合作。当时,我见他们人多势众,怕牵连到家人。几天后,我便以低于市价3万多元的价格将这经营15年的店面转让了。”许某某说道。

柯某某是武汉某殡葬服务公司的合伙人。2017年7月,明某告诉柯某某武汉某医院的殡葬业务都是他的,柯某某只能在他手下开展业务。根据明某供述,双方还达成了口头协议。

7月18日,明某一伙发现柯某某公司员工陈某在该院开展业务,明某等人便以其“接私单”为由,从陈某手上抢走了工作账本,并冒充柯某某公司员工做完剩余业务,将3700元的服务费收入囊中。7月22日,明某一伙在医院围住了柯某某,要求其将做业务挣的钱交出来。面对威胁,柯某某只好转给明某1740元。“自明某一伙出现后,公司业务就基本停止了。”柯某某说。

“黑殡葬”团伙被抓,主犯终入狱

2017年7月以来,公安机关多次接到从事殡葬服务行业人员报警,称一明姓男子纠集10余人,以言语威胁、暴力方式胁迫他们在指定医院从事殡葬服务业务时必须接受统一的收费管理、业务派单。去年8月4日,明某等人在医院阻挠他人开展业务时,被民警抓获。2017年11月13日,公安机关以明某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其移送武昌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经审查,明某等人的行为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且在审查认定的9起犯罪事实中明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承办检察官认为,明某纠集他人,多次、有组织地实施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的行为,情节恶劣,且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经审理,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明某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目前,有关该团伙后续到案人员的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