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大武汉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一本难求,剧本杀行业竞争激烈

©原创 2021-09-18 19:50

长江日报9月18日大武汉客户端讯   一张桌子一副牌,就能让当代年轻人放下手机,乐于与陌生人沟通社交,这就是当下热门休闲方式——剧本杀。然而,在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也有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剧本杀店主:资深玩家“用爱发电”

剧本杀起初是一种在欧美十分流行的派对游戏,一位宾客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扮演“杀人凶手”,而其他宾客作为玩家通过找“证据”和聊天推理进而调查并且推出凶手。这种紧张刺激又互动感极强的游戏模式传到中国后,大量剧本杀门店拔地而起。

有数据显示,仅2019年,全国的剧本杀店数量从2400家飙升至12000家,在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产业生态也在逐步完善,剧本的创作、发行、分发再到线下门店或线上app,一条完成的产业链基本形成。

走进这些剧本杀店铺,忙碌的身影大多数都是年轻的面孔。在武汉市光谷意大利风情街拥有一家门面的剧本杀店老板小美就是一位年轻女性,同时她也是一位资深玩家。另一位剧本杀店长东东也是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店:“我们平时也会转换身份,一起去别家玩玩他们的剧本。”

作为服务行业的一员,剧本杀店员们大多数都是下午2点左右上班,晚上10点下班,如果遇到想要玩夜场的顾客,有时候也会有人自愿带薪加班,即便是闲下来也会反复阅读需要熟悉的剧本。接受我们采访的剧本杀店老板小美笑着说:“平时我话很少的,但是聊到了我的行业,我可以一个下午都滔滔不绝。”

独特解压方式:在剧本中体验百味人生

“咳咳咳,各位小先生,老朽这厢有礼了。”在和东东的聊天中,他的合伙人汤圆向我们展现了他作为剧本杀主持人(简称DM)的表演力。“我们店主打情感类,所以对我们的演绎能力要求很高。”在他刚入行时负责的剧本《清平调》中,他需要以老者的形象来主持游戏,“慢慢地,我便学会了把声音扮成老人的技能。”

剧本杀玩家在游戏开始前会换上角色对应的服装。 见习记者雷心蕊 摄

对于剧本杀的从业者来说,演技也是他们的自我修养。据消费者意见调查显示,除了剧本外,DM的主持能力也是影响顾客体验的重要因素。“之前疫情期间闭店的时候,我们每天都会在家里培训,还会组织线上围读剧本。”每位从业者都身怀演员技能。

线下剧本杀主打的沉浸式体验,让玩家体验不同的人生。“有些男生会特意选择古风剧本中青楼女性的角色,也有些女生会扮演男性侠客。”小美介绍道,“甚至有些体验很好的剧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从角色中走出。”这种体验交互感十足的娱乐方式让上班族可以暂时忘记生活中的烦恼,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角色之中。

“开始前我们会引导顾客忘记自己,结束前我们会提醒顾客不要把感情代入现实。”每一场游戏都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让玩家荡气回肠。

为提升沉浸式体验,剧本杀店铺设置了不同推理场景,如英伦风推理区域。见习记者郝天娇  摄

中国风推理区域。见习记者雷心蕊 摄

剧本杀行业逐渐饱和:“一本难求”成店铺最大难题

早在2019年,剧本杀就已经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其规模突破百亿大关,同比增长68%;到了2020年,虽一定程度上受疫情影响,但市场规模仍有近120亿元;美团休闲娱乐业务根据2020-2021年平台数据及市场调研推算,预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到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虽然仍然处于上升趋势,行业矛盾也逐渐明显——好的剧本很难买到。

“有很多朋友咨询过我,他们现在加入这个行业合不合适,我都建议他们继续观望。”店长东东认为,剧本杀行业正处于一个饱和状态,主要原因就是新开的店面很难抢购到可以吸引顾客的好剧本,而好剧本是每家店铺的核心卖点。

小美向我们介绍了目前行业内比较普遍的买剧本方式。一般剧本分为三种发售模式,即独家(每座城市限定一家购买)、城限(每座城市限定三家购买)和盒装(不限购买名额)。在好剧本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发行商基本都有“反选”权力,这个时候想要买到好剧本,不仅要抢到体验名额获得优先购买权,同时也要向发行商展现自己店铺的实力,甚至需要和他们多多沟通表达对剧本的喜爱。“如果你和作者是朋友,他们也会给你一些名额。”行业内,“人脉”也会起到一定作用。

不过,发行商的数目也在增长,汤圆表示:“现在比起去年的情况还是要好一些,优秀的剧本还是不断在冒出来。”部分业内人士将其看作是一个必经阶段——规范与洗牌。在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优胜劣汰的局面。

IP改编:好IP本离好剧本究竟有多远?

据百度数据的统计显示,今年“五一”期间,与“剧本杀”消费相关的搜索量同比增长169%。据艾媒咨询的分析数据显示,在2021年上半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38.3%)和运动健身(36.4%),未来涨势还将继续。

近些年,剧本杀行业的火热发展让手握大量IP资源的游戏公司厂商以及影视公司们开始投身其中,这些IP主们试图借助剧本杀的热度,进一步放大旗下IP的商业价值。

2021年4月,阅文旗下知名IP《庆余年》改编的剧本杀作品在郑州展会上一经首发,就确定将在近600家城市限定发售,火爆程度打破了剧本杀市场首发的天花板。

据东东介绍,当下市场上IP本大部分采用盒装的方式来发行。由于发行商需要支付版权等费用,IP本的价格相对来说比一般的盒装本要高,但不会高于限定本。“之前我们以为很多顾客会冲着IP本的名气过来玩,但事实上大多数玩家注重的还是剧本的质量,IP本吸引的流量并不算多。因此,我们店推荐给玩家的剧本也大多是非IP本。”东东说。

IP剧本质量普遍不高的原因其实是有迹可循的。从创作上来说,IP剧本的改编一般都是借用原IP的世界观和设定,来创造一个新的故事,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并不能出现在剧本里。因此,IP剧本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种种框架的限制。

盗版剧本横行的最大问题:破坏客户体验感

当谈到剧本杀行业中的盗版问题时,小美表示,她坚决抵制盗版剧本的原因,并不在于有些剧本杀店以低廉的价格购得盗版剧本后,再以低价吸引消费者,用价格优势抢夺市场,而是在于这些出售盗版剧本的店铺并不为顾客提供优质的服务,DM的引导、配套的服装、场景的设置都为了控制成本而潦草安排,使得许多第一次玩剧本杀的顾客就丧失对剧本杀游戏的兴趣,从而造成这个行业中一部分潜在顾客的流失。

据介绍,剧本杀圈内店铺大都知晓限定发行剧本的去向,那些没有拿到名额却依然售卖限定本的商家,往往就是售卖盗版剧本的商家。

在采访东东时,他对于盗版剧本的看法与小美如出一辙。在他看来,剧本杀作为一个处于上升期的新兴行业,最重要的是为顾客提供沉浸式的游戏体验,而使用盗版剧本的店铺由于没有同行交流、物资不全,很难做到这一点,这使剧本杀游戏的口碑下降,也让一部分年轻人从此放弃这个游戏。

“顾客想要去哪个店体验剧本杀我们都很开心,因为我们希望的是顾客能够获得良好的体验,由此对这个游戏产生兴趣,加入剧本杀的圈子。”东东说。

此外,东东坦言,虽然正版剧本杀店铺都十分抵制购买盗版剧本的行为,但由于缺乏第三方的监督机构,行业内暂时没有出现权威机构或者协会进行协调,目前为止,剧本杀行业中盗版现象仍不可避免,只能靠店家和发行商自己辨别。

(长江日报记者熊诗琪 见习记者郝天娇 雷心蕊 通讯员杨田甜)

【编辑:冀杰】

长江日报9月18日大武汉客户端讯   一张桌子一副牌,就能让当代年轻人放下手机,乐于与陌生人沟通社交,这就是当下热门休闲方式——剧本杀。然而,在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也有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剧本杀店主:资深玩家“用爱发电”

剧本杀起初是一种在欧美十分流行的派对游戏,一位宾客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扮演“杀人凶手”,而其他宾客作为玩家通过找“证据”和聊天推理进而调查并且推出凶手。这种紧张刺激又互动感极强的游戏模式传到中国后,大量剧本杀门店拔地而起。

有数据显示,仅2019年,全国的剧本杀店数量从2400家飙升至12000家,在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产业生态也在逐步完善,剧本的创作、发行、分发再到线下门店或线上app,一条完成的产业链基本形成。

走进这些剧本杀店铺,忙碌的身影大多数都是年轻的面孔。在武汉市光谷意大利风情街拥有一家门面的剧本杀店老板小美就是一位年轻女性,同时她也是一位资深玩家。另一位剧本杀店长东东也是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店:“我们平时也会转换身份,一起去别家玩玩他们的剧本。”

作为服务行业的一员,剧本杀店员们大多数都是下午2点左右上班,晚上10点下班,如果遇到想要玩夜场的顾客,有时候也会有人自愿带薪加班,即便是闲下来也会反复阅读需要熟悉的剧本。接受我们采访的剧本杀店老板小美笑着说:“平时我话很少的,但是聊到了我的行业,我可以一个下午都滔滔不绝。”

独特解压方式:在剧本中体验百味人生

“咳咳咳,各位小先生,老朽这厢有礼了。”在和东东的聊天中,他的合伙人汤圆向我们展现了他作为剧本杀主持人(简称DM)的表演力。“我们店主打情感类,所以对我们的演绎能力要求很高。”在他刚入行时负责的剧本《清平调》中,他需要以老者的形象来主持游戏,“慢慢地,我便学会了把声音扮成老人的技能。”

剧本杀玩家在游戏开始前会换上角色对应的服装。 见习记者雷心蕊 摄

对于剧本杀的从业者来说,演技也是他们的自我修养。据消费者意见调查显示,除了剧本外,DM的主持能力也是影响顾客体验的重要因素。“之前疫情期间闭店的时候,我们每天都会在家里培训,还会组织线上围读剧本。”每位从业者都身怀演员技能。

线下剧本杀主打的沉浸式体验,让玩家体验不同的人生。“有些男生会特意选择古风剧本中青楼女性的角色,也有些女生会扮演男性侠客。”小美介绍道,“甚至有些体验很好的剧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从角色中走出。”这种体验交互感十足的娱乐方式让上班族可以暂时忘记生活中的烦恼,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角色之中。

“开始前我们会引导顾客忘记自己,结束前我们会提醒顾客不要把感情代入现实。”每一场游戏都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让玩家荡气回肠。

为提升沉浸式体验,剧本杀店铺设置了不同推理场景,如英伦风推理区域。见习记者郝天娇  摄

中国风推理区域。见习记者雷心蕊 摄

剧本杀行业逐渐饱和:“一本难求”成店铺最大难题

早在2019年,剧本杀就已经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其规模突破百亿大关,同比增长68%;到了2020年,虽一定程度上受疫情影响,但市场规模仍有近120亿元;美团休闲娱乐业务根据2020-2021年平台数据及市场调研推算,预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到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虽然仍然处于上升趋势,行业矛盾也逐渐明显——好的剧本很难买到。

“有很多朋友咨询过我,他们现在加入这个行业合不合适,我都建议他们继续观望。”店长东东认为,剧本杀行业正处于一个饱和状态,主要原因就是新开的店面很难抢购到可以吸引顾客的好剧本,而好剧本是每家店铺的核心卖点。

小美向我们介绍了目前行业内比较普遍的买剧本方式。一般剧本分为三种发售模式,即独家(每座城市限定一家购买)、城限(每座城市限定三家购买)和盒装(不限购买名额)。在好剧本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发行商基本都有“反选”权力,这个时候想要买到好剧本,不仅要抢到体验名额获得优先购买权,同时也要向发行商展现自己店铺的实力,甚至需要和他们多多沟通表达对剧本的喜爱。“如果你和作者是朋友,他们也会给你一些名额。”行业内,“人脉”也会起到一定作用。

不过,发行商的数目也在增长,汤圆表示:“现在比起去年的情况还是要好一些,优秀的剧本还是不断在冒出来。”部分业内人士将其看作是一个必经阶段——规范与洗牌。在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优胜劣汰的局面。

IP改编:好IP本离好剧本究竟有多远?

据百度数据的统计显示,今年“五一”期间,与“剧本杀”消费相关的搜索量同比增长169%。据艾媒咨询的分析数据显示,在2021年上半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38.3%)和运动健身(36.4%),未来涨势还将继续。

近些年,剧本杀行业的火热发展让手握大量IP资源的游戏公司厂商以及影视公司们开始投身其中,这些IP主们试图借助剧本杀的热度,进一步放大旗下IP的商业价值。

2021年4月,阅文旗下知名IP《庆余年》改编的剧本杀作品在郑州展会上一经首发,就确定将在近600家城市限定发售,火爆程度打破了剧本杀市场首发的天花板。

据东东介绍,当下市场上IP本大部分采用盒装的方式来发行。由于发行商需要支付版权等费用,IP本的价格相对来说比一般的盒装本要高,但不会高于限定本。“之前我们以为很多顾客会冲着IP本的名气过来玩,但事实上大多数玩家注重的还是剧本的质量,IP本吸引的流量并不算多。因此,我们店推荐给玩家的剧本也大多是非IP本。”东东说。

IP剧本质量普遍不高的原因其实是有迹可循的。从创作上来说,IP剧本的改编一般都是借用原IP的世界观和设定,来创造一个新的故事,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并不能出现在剧本里。因此,IP剧本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种种框架的限制。

盗版剧本横行的最大问题:破坏客户体验感

当谈到剧本杀行业中的盗版问题时,小美表示,她坚决抵制盗版剧本的原因,并不在于有些剧本杀店以低廉的价格购得盗版剧本后,再以低价吸引消费者,用价格优势抢夺市场,而是在于这些出售盗版剧本的店铺并不为顾客提供优质的服务,DM的引导、配套的服装、场景的设置都为了控制成本而潦草安排,使得许多第一次玩剧本杀的顾客就丧失对剧本杀游戏的兴趣,从而造成这个行业中一部分潜在顾客的流失。

据介绍,剧本杀圈内店铺大都知晓限定发行剧本的去向,那些没有拿到名额却依然售卖限定本的商家,往往就是售卖盗版剧本的商家。

在采访东东时,他对于盗版剧本的看法与小美如出一辙。在他看来,剧本杀作为一个处于上升期的新兴行业,最重要的是为顾客提供沉浸式的游戏体验,而使用盗版剧本的店铺由于没有同行交流、物资不全,很难做到这一点,这使剧本杀游戏的口碑下降,也让一部分年轻人从此放弃这个游戏。

“顾客想要去哪个店体验剧本杀我们都很开心,因为我们希望的是顾客能够获得良好的体验,由此对这个游戏产生兴趣,加入剧本杀的圈子。”东东说。

此外,东东坦言,虽然正版剧本杀店铺都十分抵制购买盗版剧本的行为,但由于缺乏第三方的监督机构,行业内暂时没有出现权威机构或者协会进行协调,目前为止,剧本杀行业中盗版现象仍不可避免,只能靠店家和发行商自己辨别。

(长江日报记者熊诗琪 见习记者郝天娇 雷心蕊 通讯员杨田甜)

【编辑:冀杰】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