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你好,之华》:时隔二十多年的《情书》

2018-11-09 17:54 澎湃新闻  

注意:本文有剧透

《你好,之华》是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执导的首部华语片。在中国,岩井俊二是最受文艺青年喜爱的导演之一,他的《情书》《梦旅人》《燕尾蝶》《四月物语》《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花与爱丽丝》等多部影片,被文艺青年奉为圭臬。尤其是岩井俊二在1995年推出的首部剧情电影《情书》,更是一代人心中纯爱电影的经典,也由此影响了很多人的爱情观。

《情书》由一封信展开,博子在恋人藤井树逝世后,相思难遣,找到中学毕业纪念册上藤井树的地址给他写了一封寄往天国的信。然而这封信被他的中学女同学、另一个藤井树收到了……这是一个关于“错位”和“错过”的故事。

周迅饰演之华

即便《你好,之华》的主创竭力撇清电影与《情书》的关系(或许是以此来证明《你好,之华》的独创性以及“更深刻”),但《你好,之华》的确像是《情书》的翻版——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岩井俊二在自我重复。《你好,之华》有着岩井俊二电影的典型特色:暗恋心事、遗憾青春、物哀情绪、文艺质感——风格细腻唯美纯净,配乐与剧情相得益彰、如流水般流淌动听等。并且,故事也是由一封信展开。

之华(周迅 饰)代替去世的姐姐之南参加同学会,偶然与中学时代暗恋的男生尹川(秦昊 饰)重逢,同学们并不知晓之南已经去世,于是之华便以姐姐的身份,给尹川写信。尹川的回信,又阴差阳错地让之南的女儿袁睦睦(邓恩熙 饰)收到,她便与之华的女儿(张子枫 饰)回了信……在一封封的信件往来中,之南生前的生命脉络逐渐清晰。

秦昊饰演尹川

故事与错位有关。之华暗恋尹川,尹川暗恋之南,而最后之南选择的却是张超(胡歌 饰);之华佯装之南写信,尹川回信,信被之南的女儿收到。错位的背后,是错过。之华错过了尹川,尹川错过了之南——这一错过,给尹川留下难以平复的遗憾,带给之南的则是痛苦与死亡,之南的死去又成了亲人的痛。

胡歌饰演张超

在《情书》中,岩井俊二给残酷的青春叙事以温暖的结尾,雪地里博子以呼喊告别,她接受藤井树死去的现实,试着开始新的生活。人们最终都必须学着与错过和解。这同样是《你好,之华》的主题设定。电影从之南的葬礼开始,所有人都停留在之南死去的哀伤情绪中,大家维持着表面的和谐,不点破,但也不释然;但电影的结尾,之南的女儿终于打开了母亲的遗书——这是她初中时的毕业致辞,在所有人的“共读”中,大家接受了所有的破碎,继续向前。

张子枫

或许是《情书》显得太过简洁唯美,因此一直以来它遭受了多重误读,人们将和解视为对痛苦的抚平和忘却。现在人们将这一误读延续到《你好,之华》当中,尤其是电影的一句宣传语“愿你,活出最好的样子”被提炼出来,成为怀旧的青春叙事,或一个鸡汤故事。可诚如戴锦华在一篇评析《情书》的长文中指出的,“这个爱情故事,这种获救的结局,并没有改变影片作为现代人的自我寓言的主题。这仍然是一个人和一面镜的故事——一个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故事,一个孤寂或没有爱情的寓言。”戴锦华区分了青春片和青春偶像剧的区别:“青春片和青春偶像剧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所谓‘青春片’的基本特征,在于表达了青春的痛苦和其中诸多的尴尬和匮乏、挫败和伤痛……青春偶像剧则不同,它大都是青春神话的不断复制再生产。它作为特定的世俗神话的功能,正在于以迷人、纯情、间或矫情的白日梦,将年轻的观众带离自己不无尴尬、挫败的青春经验,或者成功地以怀旧视野洗净青春岁月的创痛。”

换句话说,青春偶像剧是白日梦,是欲望的宣泄和满足,而青春片虽然抛弃了对白日梦的幻想,却在对青春的持续匮乏中,保有对青春的欲望和美好想象。岩井俊二曾说,初恋的失败是他拍摄青春电影的动力,“我非常想让自己的整个人生就是青春”,这种匮乏成了创造力的源泉。而于观众而言,这种匮乏虽是孤独、悲伤的自我指认——我们一直在错过,我们从未像《你好,之华》的宣传语说的“活出最好的样子”,但这种匮乏滋生出“我愿”的愿景和努力,我们可以随时开始,我们可以试试看。

《你好,之华》叙事的底子,是残酷而破碎的,唯美只是孤独、挫败的外包装。所有人都未曾心得所愿,所有的错过都悔之晚矣。少女之华刻骨铭心的失恋;之南在痛苦中自杀;尹川颓废消极,他晚来了一步,永远地失去了他的所爱……这些错过是永久的遗憾和匮乏。正视和承认它们,不是悲观,不是举步不前,而是只有在持续的匮乏中,我们才能始终拥有对圆满的欲望和想象。这才是真正的和解。

【编辑:李智恒】

63

注意:本文有剧透

《你好,之华》是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执导的首部华语片。在中国,岩井俊二是最受文艺青年喜爱的导演之一,他的《情书》《梦旅人》《燕尾蝶》《四月物语》《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花与爱丽丝》等多部影片,被文艺青年奉为圭臬。尤其是岩井俊二在1995年推出的首部剧情电影《情书》,更是一代人心中纯爱电影的经典,也由此影响了很多人的爱情观。

《情书》由一封信展开,博子在恋人藤井树逝世后,相思难遣,找到中学毕业纪念册上藤井树的地址给他写了一封寄往天国的信。然而这封信被他的中学女同学、另一个藤井树收到了……这是一个关于“错位”和“错过”的故事。

周迅饰演之华

即便《你好,之华》的主创竭力撇清电影与《情书》的关系(或许是以此来证明《你好,之华》的独创性以及“更深刻”),但《你好,之华》的确像是《情书》的翻版——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岩井俊二在自我重复。《你好,之华》有着岩井俊二电影的典型特色:暗恋心事、遗憾青春、物哀情绪、文艺质感——风格细腻唯美纯净,配乐与剧情相得益彰、如流水般流淌动听等。并且,故事也是由一封信展开。

之华(周迅 饰)代替去世的姐姐之南参加同学会,偶然与中学时代暗恋的男生尹川(秦昊 饰)重逢,同学们并不知晓之南已经去世,于是之华便以姐姐的身份,给尹川写信。尹川的回信,又阴差阳错地让之南的女儿袁睦睦(邓恩熙 饰)收到,她便与之华的女儿(张子枫 饰)回了信……在一封封的信件往来中,之南生前的生命脉络逐渐清晰。

秦昊饰演尹川

故事与错位有关。之华暗恋尹川,尹川暗恋之南,而最后之南选择的却是张超(胡歌 饰);之华佯装之南写信,尹川回信,信被之南的女儿收到。错位的背后,是错过。之华错过了尹川,尹川错过了之南——这一错过,给尹川留下难以平复的遗憾,带给之南的则是痛苦与死亡,之南的死去又成了亲人的痛。

胡歌饰演张超

在《情书》中,岩井俊二给残酷的青春叙事以温暖的结尾,雪地里博子以呼喊告别,她接受藤井树死去的现实,试着开始新的生活。人们最终都必须学着与错过和解。这同样是《你好,之华》的主题设定。电影从之南的葬礼开始,所有人都停留在之南死去的哀伤情绪中,大家维持着表面的和谐,不点破,但也不释然;但电影的结尾,之南的女儿终于打开了母亲的遗书——这是她初中时的毕业致辞,在所有人的“共读”中,大家接受了所有的破碎,继续向前。

张子枫

或许是《情书》显得太过简洁唯美,因此一直以来它遭受了多重误读,人们将和解视为对痛苦的抚平和忘却。现在人们将这一误读延续到《你好,之华》当中,尤其是电影的一句宣传语“愿你,活出最好的样子”被提炼出来,成为怀旧的青春叙事,或一个鸡汤故事。可诚如戴锦华在一篇评析《情书》的长文中指出的,“这个爱情故事,这种获救的结局,并没有改变影片作为现代人的自我寓言的主题。这仍然是一个人和一面镜的故事——一个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故事,一个孤寂或没有爱情的寓言。”戴锦华区分了青春片和青春偶像剧的区别:“青春片和青春偶像剧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所谓‘青春片’的基本特征,在于表达了青春的痛苦和其中诸多的尴尬和匮乏、挫败和伤痛……青春偶像剧则不同,它大都是青春神话的不断复制再生产。它作为特定的世俗神话的功能,正在于以迷人、纯情、间或矫情的白日梦,将年轻的观众带离自己不无尴尬、挫败的青春经验,或者成功地以怀旧视野洗净青春岁月的创痛。”

换句话说,青春偶像剧是白日梦,是欲望的宣泄和满足,而青春片虽然抛弃了对白日梦的幻想,却在对青春的持续匮乏中,保有对青春的欲望和美好想象。岩井俊二曾说,初恋的失败是他拍摄青春电影的动力,“我非常想让自己的整个人生就是青春”,这种匮乏成了创造力的源泉。而于观众而言,这种匮乏虽是孤独、悲伤的自我指认——我们一直在错过,我们从未像《你好,之华》的宣传语说的“活出最好的样子”,但这种匮乏滋生出“我愿”的愿景和努力,我们可以随时开始,我们可以试试看。

《你好,之华》叙事的底子,是残酷而破碎的,唯美只是孤独、挫败的外包装。所有人都未曾心得所愿,所有的错过都悔之晚矣。少女之华刻骨铭心的失恋;之南在痛苦中自杀;尹川颓废消极,他晚来了一步,永远地失去了他的所爱……这些错过是永久的遗憾和匮乏。正视和承认它们,不是悲观,不是举步不前,而是只有在持续的匮乏中,我们才能始终拥有对圆满的欲望和想象。这才是真正的和解。

【编辑:李智恒】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