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从纪委书记到一线民警,​姜盘勤做出这个决定背后艰难的心路历程

姚传龙 2019-01-11 21:16 长江日报  


1月9日下午,同事为姜盘勤(图中)举行简短的光荣退休仪式。 记者史伟 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11日讯(记者姚传龙 通讯员张祖华)江夏区藏龙岛栗庙路,刚满60岁的姜盘勤享受着退休生活。

警服已被珍藏,荣休奖章放在了家中最显眼的位置。

尽管退休但疑问还在:从纪委副书记到基层一线民警,姜盘勤在作出决定前,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决定作出后,分局、同事、家人又有怎样的反应?

1月11日,长江日报记者走访轨道交通管理公安分局、光谷广场警务区与姜盘勤的家人,还原了这个充满“担心”决定作出的前后经过。

1月9日下午,民警姜盘勤(图左)和同事在地铁二号线街道口站内巡逻。 记者史伟 摄

为个这个决定 提前一个月开始体能训练

“其实做了件很平常的事情。”长江日报的报道让姜盘勤成了名人,接到不少同事们的电话祝贺,他却连连摆手,说“不好意思”。在从纪委下到基层之前,当感受到同事在分担自己工作压力后,他就产生了回归一线的想法。“你自己身在领导岗位,责任重大,不能总是依靠他人帮助。”性格中有好强色彩的姜盘勤从来不愿意成为他人的负担,而是希望帮助别人。

然而做这个决定前,姜盘勤也有过犹豫,他的犹豫并非是否会到基层,而是自己能否适应一线基层工作。虽然分局每年都会进行集训和体能考核,但是自己的体能储备能否达到光谷广场站的巡逻要求,不成为新同事们的负担,这在当时,还是一个未知数。

1月9日下午,民警姜盘勤(图左)和同事在办公室察看地铁线路。 记者史伟 摄

担任纪委副书记期间,姜盘勤每天长跑3公里,为了提升体能,他在2013年2月19日起,每天的长跑距离增加至5公里。分局体能训练中心,他也利用器械锻炼身体力量。

尽管曾是铁道兵,也做过刑侦民警,但是岁月在姜盘勤身上还是留有印记,所以开始那一周,他的5公里跑必须休息2次,有时因为运动量变大会产生肌肉绞痛、食欲不振,他强迫自己吃饭,然后第二天继续奔跑。17天后,5公里可以连续跑完了,而这个跑动距离也一直坚持到现在。

有了体能的保证,姜盘勤相信到了一线巡逻、抓捕、完成现场处置,“不会比年轻人差”。

“在一线,既能获得打击犯罪的乐趣,又能弥补一线干得少的遗憾,何乐不为呢?”

姜盘勤回归基层的决定在2013年3月7日正式提出。

老战友的担心:

人事制度需严格遵守,一旦安排不可朝令夕改

“当时我是不支持他到站区当执勤民警的”

陈钢,武汉市公安局轨道交通管理分局政治处主任。2013年3月时,任街道口派出所教导员,分局接受姜盘勤辞去纪委副书记的全过程他都亲身经历过。此次人事变动中,意外和担心是他最直观的感受。

意外是因为处于领导岗位17年的姜盘勤主动要求回归一线,陈钢的担心则是55岁的姜盘勤能否适应一线艰苦的巡逻工作。毕竟,光谷广场站是亚洲客流量前十的地铁站。

“他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老哥哥。”陈钢回忆,作为战友,他并不支持姜盘勤去光谷广场站执勤的决定,人事制度需要严格遵守,一旦安排其前往基层一线,再有不适应,不可能朝令夕改。

陈钢回忆,当时他与轨道分局相关负责人在一周内4次找到姜盘勤谈话,要求其考虑一下,是不是到派出所所部找一个工作强度不太大的岗位干到退休就算了,可屡次被姜盘勤回绝。

最终,姜盘勤前往光谷广场站成为一名一线民警。

“我拗不过他!”陈钢说。

新同事的担心:

“他的警龄超过我的年龄,如何处理关系?”

决定一作出,“担心”就被陈钢传给了张智威——时任光谷广场警务区警长,时年27岁,从警3年。

此时,姜盘勤的警龄是29年。“他的警龄比我的年龄还长,而且又是我的领导,怎么处理关系?”张智威直言,当时他很有些担心:很多指令无法下达。

2013年3月18日是姜盘勤到达光谷广场站的第一天,张智威和从前一样介绍工作内容,询问工作想法。

“姜书记,您对工作安排有什么考虑?”

“姜书记”是轨道交通管理公安分局民警对姜盘勤的尊称。

“没有什么想法,按表上班,和大家一样值班巡逻。站里人手不够,节假日如果大家忙不过来,我自己也会来,我家离得近。”

别看姜盘勤回答得很简单,其实,他的家距离光谷广场站乘坐公交车时长超过1小时,而在担任纪委副书记时,他就注意到光谷广场站警力有限。

排班、上岗,姜盘勤开始巡逻。

起初他的话不多,和张智威的沟通也是以张智威主动询问是否适应工作为主。

“适应。”姜盘勤回答得很简短,然后继续工作。

约3个月后,姜盘勤和张智威的沟通越来越多。这时,张智威才知道,起初姜盘勤的“高冷”是故意为之,接触太多,反而会让张智威不好管理。

家人的担心:

“重回一线,我怕他抓捕犯罪嫌疑人受伤”

张智威的“担心”还没有结束,姜盘勤的妻子也在持续“担心”中——姜盘勤年过半百,重回一线执勤,身体是否吃得消,是家人最担心的事。

“我跟他说过,不想被照顾,可以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但是工作能否不要安排在光谷广场,可以考虑其他相对轻松的岗位。”姜盘勤的妻子更担心,作为刑侦民警出身的丈夫喜欢打击犯罪,碰到犯罪嫌疑人一旦近身搏斗,力气一定比不上年轻时候。对此,姜盘勤却反驳说,安排在其他相对轻松的一线岗位,“那也是被照顾”。

“我每天锻炼,长跑从不间断,身体不存在问题。”姜盘勤的妻子同样拗不过自己的丈夫,她知道姜盘勤在工作上不是个容易通融的人。

姜盘勤最终谁的话都“不听”,自己在分局办理了工作岗位变动的手续。

1月9日下午,站完最后一岗的姜盘勤(图中)和同事挥手告别。 记者史伟 摄

回顾从警34年,姜盘勤坦言,现在“很圆满”,在一线工作了17年,在领导岗位上同样工作了17年,最后回归一线,为打击犯罪的初心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编辑:祝洁】

144


1月9日下午,同事为姜盘勤(图中)举行简短的光荣退休仪式。 记者史伟 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11日讯(记者姚传龙 通讯员张祖华)江夏区藏龙岛栗庙路,刚满60岁的姜盘勤享受着退休生活。

警服已被珍藏,荣休奖章放在了家中最显眼的位置。

尽管退休但疑问还在:从纪委副书记到基层一线民警,姜盘勤在作出决定前,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决定作出后,分局、同事、家人又有怎样的反应?

1月11日,长江日报记者走访轨道交通管理公安分局、光谷广场警务区与姜盘勤的家人,还原了这个充满“担心”决定作出的前后经过。

1月9日下午,民警姜盘勤(图左)和同事在地铁二号线街道口站内巡逻。 记者史伟 摄

为个这个决定 提前一个月开始体能训练

“其实做了件很平常的事情。”长江日报的报道让姜盘勤成了名人,接到不少同事们的电话祝贺,他却连连摆手,说“不好意思”。在从纪委下到基层之前,当感受到同事在分担自己工作压力后,他就产生了回归一线的想法。“你自己身在领导岗位,责任重大,不能总是依靠他人帮助。”性格中有好强色彩的姜盘勤从来不愿意成为他人的负担,而是希望帮助别人。

然而做这个决定前,姜盘勤也有过犹豫,他的犹豫并非是否会到基层,而是自己能否适应一线基层工作。虽然分局每年都会进行集训和体能考核,但是自己的体能储备能否达到光谷广场站的巡逻要求,不成为新同事们的负担,这在当时,还是一个未知数。

1月9日下午,民警姜盘勤(图左)和同事在办公室察看地铁线路。 记者史伟 摄

担任纪委副书记期间,姜盘勤每天长跑3公里,为了提升体能,他在2013年2月19日起,每天的长跑距离增加至5公里。分局体能训练中心,他也利用器械锻炼身体力量。

尽管曾是铁道兵,也做过刑侦民警,但是岁月在姜盘勤身上还是留有印记,所以开始那一周,他的5公里跑必须休息2次,有时因为运动量变大会产生肌肉绞痛、食欲不振,他强迫自己吃饭,然后第二天继续奔跑。17天后,5公里可以连续跑完了,而这个跑动距离也一直坚持到现在。

有了体能的保证,姜盘勤相信到了一线巡逻、抓捕、完成现场处置,“不会比年轻人差”。

“在一线,既能获得打击犯罪的乐趣,又能弥补一线干得少的遗憾,何乐不为呢?”

姜盘勤回归基层的决定在2013年3月7日正式提出。

老战友的担心:

人事制度需严格遵守,一旦安排不可朝令夕改

“当时我是不支持他到站区当执勤民警的”

陈钢,武汉市公安局轨道交通管理分局政治处主任。2013年3月时,任街道口派出所教导员,分局接受姜盘勤辞去纪委副书记的全过程他都亲身经历过。此次人事变动中,意外和担心是他最直观的感受。

意外是因为处于领导岗位17年的姜盘勤主动要求回归一线,陈钢的担心则是55岁的姜盘勤能否适应一线艰苦的巡逻工作。毕竟,光谷广场站是亚洲客流量前十的地铁站。

“他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老哥哥。”陈钢回忆,作为战友,他并不支持姜盘勤去光谷广场站执勤的决定,人事制度需要严格遵守,一旦安排其前往基层一线,再有不适应,不可能朝令夕改。

陈钢回忆,当时他与轨道分局相关负责人在一周内4次找到姜盘勤谈话,要求其考虑一下,是不是到派出所所部找一个工作强度不太大的岗位干到退休就算了,可屡次被姜盘勤回绝。

最终,姜盘勤前往光谷广场站成为一名一线民警。

“我拗不过他!”陈钢说。

新同事的担心:

“他的警龄超过我的年龄,如何处理关系?”

决定一作出,“担心”就被陈钢传给了张智威——时任光谷广场警务区警长,时年27岁,从警3年。

此时,姜盘勤的警龄是29年。“他的警龄比我的年龄还长,而且又是我的领导,怎么处理关系?”张智威直言,当时他很有些担心:很多指令无法下达。

2013年3月18日是姜盘勤到达光谷广场站的第一天,张智威和从前一样介绍工作内容,询问工作想法。

“姜书记,您对工作安排有什么考虑?”

“姜书记”是轨道交通管理公安分局民警对姜盘勤的尊称。

“没有什么想法,按表上班,和大家一样值班巡逻。站里人手不够,节假日如果大家忙不过来,我自己也会来,我家离得近。”

别看姜盘勤回答得很简单,其实,他的家距离光谷广场站乘坐公交车时长超过1小时,而在担任纪委副书记时,他就注意到光谷广场站警力有限。

排班、上岗,姜盘勤开始巡逻。

起初他的话不多,和张智威的沟通也是以张智威主动询问是否适应工作为主。

“适应。”姜盘勤回答得很简短,然后继续工作。

约3个月后,姜盘勤和张智威的沟通越来越多。这时,张智威才知道,起初姜盘勤的“高冷”是故意为之,接触太多,反而会让张智威不好管理。

家人的担心:

“重回一线,我怕他抓捕犯罪嫌疑人受伤”

张智威的“担心”还没有结束,姜盘勤的妻子也在持续“担心”中——姜盘勤年过半百,重回一线执勤,身体是否吃得消,是家人最担心的事。

“我跟他说过,不想被照顾,可以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但是工作能否不要安排在光谷广场,可以考虑其他相对轻松的岗位。”姜盘勤的妻子更担心,作为刑侦民警出身的丈夫喜欢打击犯罪,碰到犯罪嫌疑人一旦近身搏斗,力气一定比不上年轻时候。对此,姜盘勤却反驳说,安排在其他相对轻松的一线岗位,“那也是被照顾”。

“我每天锻炼,长跑从不间断,身体不存在问题。”姜盘勤的妻子同样拗不过自己的丈夫,她知道姜盘勤在工作上不是个容易通融的人。

姜盘勤最终谁的话都“不听”,自己在分局办理了工作岗位变动的手续。

1月9日下午,站完最后一岗的姜盘勤(图中)和同事挥手告别。 记者史伟 摄

回顾从警34年,姜盘勤坦言,现在“很圆满”,在一线工作了17年,在领导岗位上同样工作了17年,最后回归一线,为打击犯罪的初心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编辑:祝洁】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